葉美妙:《關鍵少數》

「關鍵少數」是一部激盪勇氣、努力、智慧和三個非裔女人的故事,故事發生於1960年代,當時是冷戰期間美蘇重要的比拼──太空競賽,並結合了在當代最重要的紛爭──種族歧視。蘇聯在1961年將太空人送上地球軌道,震驚全球,因此美總統甘迺迪決定急起直追,趕在七零年代將太空人送上月球!這樣的豪語,在當時的技術與資源下,是何其遙遠與艱困,然而,最令美國尷尬的問題是:國內的有色人種的生存!一個無法包容異己、尊重你我而分崩離析的國,如何同心協力、勢如破竹達成理想呢?

故事的主角凱薩琳是一個極具數學天份的女孩子,在她的家鄉,非裔只能讀到八年級,父親為了成全她在數學上的資質,特地送她至其他鄉鎮就學,也許是因為家裡的支持,才會凱薩琳在職場上一無反顧與執著。一踏進高層辦公室,馬上被誤認為工友倒垃圾;當主管要求驗算同事的數據時,備受挑釁;自己打的報告,作者卻不能署名,更令人憤慨的事:當她喝咖啡、上廁所時,竟然只能跑到800公尺之外「有色人種專用」,在受盡屈辱後,凱薩琳終於爆發出來,同樣都是替國家工作,為什麼只有非女性要卑躬屈膝,没日没夜的埋頭苦幹?「為國家奉獻讓我們引以為傲!」「我能夠站在這裡,是因為我戴著眼鏡,而不是因為我穿著裙子!」,在她身上,我看見職場女性不妥協的振奮;家庭角色中,母代父職的柔情;自己的婚禮上,小鳥依人,忠貞而含蓄的羞怯。無論遇到何種處境,她總是專心致志,絶不妥協,在NASA,靠著沉著穩定,肩扛一次又一次男性無法勝任的使命、計算,嬴得了上司的信任;贏得了自己的尊嚴;更贏得了國家的榮耀!「没有女性與會的規定。」「也没有男性繞行地球的相關規定!」凱薩琳不卑不亢,昂然道出,雖然她並不是萬眾矚目,上太空的英雄,但她神情堅定,就是天空中最耀眼的明星。

瑪莉傑克森是NASA非裔工程師,她沉著冷靜,憑著自己的機警,化險為夷。「你怎麼可以隨便對白人拋魅眼?」「我有平等的權利看各種膚色的帥哥。」瑪莉幽默而自信的說。現實中,瑪莉有幸得到上司的青睞,推薦去就讀工程相關學位,而她也懂得把握機會,既使機會渺茫,也能展現匆容與一絲不苟,「如果你是白人男性,會想當工程師嗎?」「我不會想,因為我已經是了。」在她身上,我看見女性的堅韌與勇氣,堅定不移自己的初心,滿腔不悔,說服了自己的丈夫,也說服了白人當道的體制,如願以償,「我們正在活出不可能」,一個人的生命何其之短,走過幾十年春夏秋冬;走向死亡;一個人的生命何其之長,在一次次四季的遞嬗中體會到大地不言而喻的真,,活過一場平凡而生動;溫柔而尖銳的人生。瑪莉傑克森用她短小而無底;漫漫而無期的人生,證明生存的不可能;用她不急不徐的淡定;道出生命年華的璀璨;用她靈敏細膩的幽默感,化腐杤為傳奇!她不是赫赫有名的英雄,但她卻是真真實實,為自己而活的瑪莉傑克森。

一部戲劇若少了主角會顯得單調無趣,一個團隊若少了主管,也會顯得雜亂無章而没有效率。桃樂絲范恩是一位堅強、患難與並的女職員,她積極負責,獨自扛起主管的頭銜,但卻遭遇上司百般阻撓與刻薄,「這是長期還是臨時的工作?」桃樂絲殷切的問。「乏於你,一切都只能是臨時。」雖然没有平等的薪資和尊重,但她卻義無反顧,甚至當得知公司要以IBM取代人工時,積極進取,也提攜一票和自己共患難的女孩。「我不會接受調職,除非她們跟著我。」「我們需要人力才能寫程式,我一個人没辦法,這些女孩都準備好了,隨時能上工。」面對危機,她匆容不迫,逆勢操作,大環境的巨盪,她無力扭轉,可充實自我,提昇自我能力以便適應改變的浪潮。我覺得:在時代的波濤中堅定自我的根,那是勇敢;可若在這浪濤中化阻力為助力,乘風破浪,那是智慧,而桃樂絲正是因為這種智慧,才能在白人獨尊的社會中,替黑人發聲,並促進NASA的團隊默契,不分敵我一起達成目標。在家庭,桃樂絲也是一名堅強無畏的母親。在圖書館遭遇不平等的對待時,她告訴孩子:「隔離和平等是兩件事,現在的情況不代表就是對的,你們並没有錯。」人只需要堂堂正正的活著,堅持自我,無愧於天就夠了,彩虹並不會因為別人的批評就停止綻放自己的美麗,在一個環境中做對的事,也許很難達成,但無論任何情況下做問心無愧的事,操之在己。

在電影中最令我聲淚聚下的一幕,是當凱薩琳的上司質問她消失的去向,凱薩琳情緒在那一刻爆發,最後上司撕掉有色人種的標籤,打掉有色人種的廁所,「再也没有有色人種的廁所;再也有白人專用的廁所,只有簡單的馬桶而已。」他打掉的,不只是人的牌子,打碎的更是種族的藩籬。有些事情做到與否,其實只在一念之間,慶幸的是,身為整個水星計劃的領導,,凱薩琳的上司願意跨過那條族群的溝痕,握手示好。「人没有差別,在人才中找人才,讓我們成功,要不一起到達高峰;要不全軍覆没。」我想,也許他拘謹刻薄,但正因為他將心比心,看見人心底真正的痛苦和慰藉,帶領整個團隊,使人才皆有所用,完成一次又一次不可能的任務。

電影中令一個高潮,是瑪莉神情篤定,匆容而自信的和法宫爭取自身的權利。當法宫以優越的口吻道出:「我們的法律才是法律。」瑪莉不急不徐,鏗鏘有致的對答:「我相信有些特殊的情況可以考慮,我不能改變我的膚色,所以我不得不選擇做先鋒,但没有您,我不能成功。」在這世間,先成功的人就能先制定規則,所有的文明都是如此,「當我們到達終點線時,他們總是把線再往外拉一點。」當所制定的規則如此不堪入目,無法與我們相容時,勇氣與智慧便是對抗屈辱的兩把利刃,瑪莉就是秉持這樣的真諦,努力,不畏挑戰的克服世俗的枷鎖,為非裔;為女性;為NASA;更為她的人生,綻放不同凡響的光芒。

我們無法變自己的環境,然而信念,卻可以讓我們戰勝一切。格倫上校登上太空前,曾道:「要信任看不到的數據有點難,凱薩琳算出來的,遠比機器多好幾個小數點,桃樂絲也曾泰若自然的娓娓而談:「即使IBM會取代我們的工作,但按下鈕的始終是人類。」人生在世間最可貴的地方是:我們有意志,憑著信念,我們敢於做夢!電影最後一幕,上司和凱薩琳的對話:「凱薩琳,做得好!你覺得我們到得了月球嗎?」「我們已經在那裡了!」信念是一切偉大背後的根基,因為彼此心中有信念,所以不同族群才能相處融恰,跨越歧視;因為人類心中有信念,我們的夢想才能付諸實現,克服艱難,到達遠方的月球。

(本文作者為葉美妙,投稿時就讀於台南市私立瀛海中學)